登錄 | 注冊 | 在線投稿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2020-05-28
星期四
 當前位置:首頁 >> 觀點 >> 熱點觀察 >> 正文
美國“埃克森?瓦德茲”號油輪原油泄污染海洋案分析
時間:2014-05-08 08:39:07    作者:王曦 謝海波    來源:上海交通大學

一、事件回顧

“埃克森?瓦德茲號(Exxon Valdez)”油輪海難于1984年3月24日發生在美國阿拉斯加州的威廉王子灣(Prince William Sound, Alaska)。當埃克森石油公司(Exxon Corporation,今為埃克森美孚公司Exxon Mobile Corporation)旗下埃克森航運公司(Exxon Shipping Corporation)所屬的埃克森?瓦德茲號油輪搭載53094510加侖(20萬立方米)原油從阿拉斯加州的瓦德茲(Valdez,Alaska)駛往美國加利福尼亞州的長灘(Long Beach,California),途經威廉王子灣觸礁,導致原油泄漏大約1100萬加侖(約41640立方米)。這些采自阿拉斯加州北部普羅德霍灣油田(Prudhoe Bay oil field)的原油最終覆蓋了1300英里(2100公里)的海岸線,和11000英里(28000平方公里)的洋面。這一地區是鮭魚、海獺、海豹和海鳥的棲息地。原油泄漏事件造成大量的野生動物死亡。從原油泄漏事故發生后,根據統計的動物尸體數量判斷,大約250000只候鳥、2500只海獺、12只河獺、300只麻斑海豹、247只禿鷲、22頭逆戟鯨死亡,還有數十億鮭魚和鯡魚蛋受到破壞等。這些數據只是實際動物死亡數量的一小部分,因為有些動物尸體沉入海底無法統計。原油泄漏事件對威廉王子灣當地居民和企業的損失造成是廣泛而深遠的。因為逆洋流自東往西將泄漏的原油帶到很多島嶼,包括基奈半島、庫克水道、科迪克島。整個地區的商業捕魚業全被破壞,船舶和陸地受到石油嚴重污染,威廉王子灣和低庫克水道地區村莊的居民的打漁生活遭到破壞。還有整個地區的休閑娛樂活動,依賴捕魚業的沿岸商業活動也遭到破壞。像科多瓦(Cordova)這樣的城市的資源遭受重創。這次海難被認為是人為原因所造成的最具破壞性的環境災難之一。在已公布的石油泄漏量的規模上僅次于2010年的墨西哥灣漏油事件。

二、基本案情

1989年3月23日晚9時,埃克森?瓦德茲號油輪從跨阿拉斯加管道終端啟航。該船船長黑澤爾伍德(Joseph Hazelwood)是一個酗酒者,啟航前喝了很多酒。油輪由領航員墨菲(Murphy)領航、由舵手克拉爾(Claar)駕駛該船穿過瓦德茲狹窄航道。通過瓦德茲狹窄航道后,墨菲離開船艙由黑澤爾伍德接管。后來發現在正常航道上有冰山,船長黑澤爾伍德命令舵手克拉爾離開正常航道繞過冰山。然后其交待該船三副卡真斯(Cousins)接手指揮,并告知三副當船行至某個位置時轉向而駛回正常航道,隨即自己離開駕駛艙去做文書工作了。由于三副卡真斯工作量大且過于疲勞,疏忽大意沒有及時使該船回到正常航道。第二天即1989年3月24日中午12:04時,瓦德茲號在白令暗礁(Bligh Reef)觸礁擱淺。美國國家交通安全委員會調查了該事故并確認導致這次事故發生的可能原因。首先,該船的三副未能合理地操作該船,可能由于疲勞和工作量過重。其次,該船船長未能進行合理地航行觀察,可能由于酒精和喝了酒。第三,埃克森航運公司未能監督船長并為埃克森?瓦德茲號油輪配備精力充沛和人員充足的船員。第四,美國海岸警衛隊未能提供有效的船舶交通服務系統(Vessel Traffic Services System)。第五,缺乏有效的領航員和護衛服務。

三、審理結果

埃克森?瓦德茲號油輪原油泄漏事故發生后不久,法律訴訟便開始了。這些訴訟包括對海洋生態損害賠償的訴訟、海洋環境污染人身財產損害賠償的訴訟和刑事責任的追究。

首先,海洋生態損害賠償訴訟。該訴訟包括兩個階段:一是政府與埃克森公司達成和解協議。由于開始進行的是民事訴訟,但由于數目和復雜性,進展緩慢。美國政府和阿拉斯加州政府對埃克森公司提起生態損害賠償訴訟。該訴訟迅速通過和解協議解決,該和解協議經由法院批準。埃克森公司同意以十年內分期付款方式支付9億美元給政府用于環境損害賠償。該協議包含一個“重新協商窗口”條款,該條款規定允許聯邦和州政府可以再索賠1億美元用于賠償協議達成當時未知的將來可能發生的海洋生態損害賠償。二是成立埃克森?瓦德茲號油輪溢油受托人委員會(Exxon Valdez Oil Spill Trustee Council)。為保證與監督和解協議執行成立了埃克森?瓦德茲號溢油受托人委員會。該委員會的職責是負責監督民事協議下的9億美元的資金用于恢復遭受破壞的自然生態系統。該委員會由三位州受托人和三位聯邦受托人組成。委員會接受公眾和科學界人士的建議。受托人委員會開會對公眾開放。

其次,海洋環境污染人身財產損害賠償訴訟。該事件訴訟主要包括訴訟程序上的案件合并審理及懲罰性損害賠償。第一,民事案件合并審理及部分案件判決。由于事件眾多受害人提起訴訟且這些案件或多或少地同時進行審判,所以地方法院大都將這些案件合并審理。但這些案件有勝訴的也有敗訴的。一是一些當地公司的民事索賠案件合并審理例如,切尼加等公司訴埃克森公司案中,陪審團判給這幾家公司大約600萬美元的損害賠償金。該案達成庭前協議達到了法院判決的效果。因為庭前協議的賠償金額超過的法院所判決的賠償金額。因此公司并未在法院的最終判決中從埃克森公司得到什么。二是多個地方市政當局索賠案件的合并審理和多個社區索賠案件的合并審理。例如,州法院審理了涉及六個阿拉斯加州社區索賠案件,結果判決支持了被告埃克森公司。又如,多個城市市政當局提起的索賠訴訟合并審理但敗訴,它們主張埃克森公司賠償它們因原油泄漏事件后果所造成的它們的額外損失。第二,海洋環境污染人身財產損害賠償中的懲罰性賠償。在合并之訴中,大都對埃克森公司的補償性損害賠償責任無異議。最主要爭議是要不要進行懲罰性賠償,懲罰性賠償的數額多少比較合適。在合并之訴中最大的訴訟案件是貝克等人訴埃克森航運公司一案,在該案中,美國聯邦最高法院最終以5比3的多數(最高法院九位法官,因一位法官持有埃克森公司的股票而回避該案)比例判決埃克森航運公司賠償受害者5.075億美元懲罰性賠償金。

最后,污染海洋環境資源犯罪的刑事責任追究。這主要包括對個人刑事責任和公司刑事責任的追究。第一,追究黑澤爾伍德船長的刑事責任。阿拉斯加州政府指控黑澤爾伍德船長犯酒醉后駕駛船舶罪,危險罪、過失泄漏石油罪三項罪名和三項重罪指控。后來其上訴。最終在事故發生第九年即1998年,陪審團認為其過失泄漏石油罪名成立,黑澤爾伍德獲得一項輕罪,被處以5萬美元罰金和1000小時的社區服務。第二,追究埃克森公司的刑事責任。埃克森公司被聯邦政府刑事指控構成環境犯罪。首先,違反《清潔水法》第1311(a)和1319(c)(1)條;其次,違反《廢棄物法》第407和411條;再次,違反 《候鳥協定法》第703和707(a)條;復次,違反《港口與水道安全法》第1232(b)(1)條;最后,違反《危險貨物法》第3718(b)條。埃克森公司對一項違反《候鳥協定法(MBTA)》的刑事指控表示認罪,埃克森航運公司對數項違反《清潔水法》、《廢棄物法》、《候鳥協定法》的刑事指控表示認罪。他們被處以共同地承擔2500萬美元罰金并支付1億美元刑事賠償金。

四、有關的賠償制度

(一) 生態損害賠償

生態損害賠償是環境侵權損害所導致的一種法律后果。美國普通法和制定法規定了生態損害賠償制度。普通法解決了起訴主體資格問題。美國普通法通過公共信托原則賦予公共機構對生態損害賠償的起訴權。但對生態損害求償的機會十分有限。從20世紀70年代起,美國開始在聯邦制定法中對生態損害賠償進行規范。《清潔水資源法》、《綜合環境應對、賠償和責任法案》(通常也稱為“超級基金法案”)和《油污法》構成了美國環境法下生態損害賠償基本制度的構架和原則,解決賠償主體、受償主體、賠償范圍、賠償標準問題。根據這些法律,賠償主體一般包括排放石油或危險物質的船舶或岸上設施的所有者、營運者或直接控制人,以及特別情況下的第三方。受償主體為聯邦政府和受損害的生態所在地州政府代表受損生態接受損害賠償金。賠償范圍包括三個部分:修復費用、過渡期損失和損害評估費用。賠償標準以為恢復受到損害的環境和生態而采取的合理措施的費用為準。在埃克森瓦德茲案中,聯邦政府、阿拉斯加州政府和埃克森公司通過達成和解協議解決了上述四個問題。

(二) 懲罰性賠償

懲罰性賠償是法院判決的賠償數額超過實際損害的數額的那一部分。它是一種最嚴厲的民事責任形式。懲罰性賠償金的判定不僅是對原告人的補償,而且也是對故意加害人的懲罰。這是英美法所采用的一種損害賠償原則。美國《懲罰性賠償示范法案》將懲罰性賠償定義為“給予請求者的僅僅用于懲罰和威懾的金錢”。這在埃克森原油泄漏事件中得到了充分體現。埃克森公司被判處巨額的懲罰性損害賠償金,金額達到5.075億美元。其實,這個數目是在初審法院判處的50億美元的懲罰性損害賠償金逐步減下來的。1994年,阿拉斯加州的安克雷奇陪審團判決被告埃克森航運公司賠償2.87億美元的補償性損害賠償金和50億美元的懲罰性損害賠償金。50億美元相當于埃克森公司當時一個年度的全部利潤。埃克森公司對懲罰性賠償金的判決不服,后來不斷經上訴或重審。懲罰性賠償金的數額情況也不斷變化,具體為2002年降為40億美元;2004年增至45億美元,增加了利息;2006年降至25億美元, 2007年維持25億美元。直到2008年上訴至聯邦最高法院,獲得5.075億美元懲罰性損害賠償金額。聯邦最高法院的判決理由是埃克森公司行為的過錯程度“重于疏忽大意,但輕于故意”。所以,判決將懲罰性賠償金額限定在補償性賠償金額一倍的范圍之內。因此,聯邦最高法院在判決意見中認為計算出來5.075億美元這個數字是合理的。后來,埃克森美孚公司表示同意支付5.075億美元損害賠償金中的75%,用以處理1989年在阿拉斯加州發生的埃克森?瓦德茲號原油泄漏事故。2009年6月聯邦最高法院裁定埃克森公司另外支付4.8億美元作為遲延支付懲罰性損害賠償金的遲延利息。

(三) 罰金和刑事賠償金

美國的刑罰種類中有罰金和刑事賠償金兩類。對于海洋環境石油污染的刑事責任主要以財產型責任為主。埃克森公司被判的罰金是美國至今因環境犯罪被課以的最高數額罰金。埃克森公司被處以2500萬美元罰金,但是法院免除了其中的2000萬美元罰金,作為認可埃克森公司在清理溢油和支付某些私人索賠方面表現出來的合作態度。另外500萬支付給聯邦支付并存入北美濕地自然保護基金。埃克森航運公司被處以1.25億美元罰金法院免除1.05億美元罰金,其余2000萬罰金,支付給聯邦支付并存入北美濕地自然保護基金。刑事賠償金是補救性的。作為對溢油地區的魚類、野生動物、陸地的所遭到破壞的賠償,埃克森公司和埃克森航運公司必須共同或分別地支付1億美元賠償金。這筆錢由聯邦和州政府使用,專門用于阿拉斯加州境內的與溢油有關的恢復項目。

五、啟示

美國這起震驚世界的海難,讓我們看到海洋原油泄漏事件對于海洋環境及人類所帶的巨大災難。同時,它也是一次慘痛的教訓。埃克森公司雖然實力雄厚,但也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價,受到了法律的嚴懲。對于它的污染海洋環境的行為,其獲得的是巨額的“罰單”。反觀之,我國是海洋大國,當前我國海洋環境面臨的壓力不斷增加,破壞生態事件時有發生。一些海洋原油泄漏事件及開發活動加劇了海洋污染和生態破壞的嚴峻形勢。埃克森?瓦德茲號油輪原油泄漏事件對我國在處理海洋環境污染事件的法律救濟問題上的啟示,主要有以下幾個方面:

首先,要在我國建立政府、公司和社會三方在應對海洋污染事件過程中的良性互動的法律保障制度。在環保事業中,政府是環境管理者,企業是被管理者,“第三方”主體是對于政府環保履職和企業履行環保社會責任的監督者,它包括國家權力機關、國家檢察機關、國家審判機關和公民、法人(包括在不因從事排污和資源開發行為而處于被監管者地位時的企事業單位和個體工商業者)和其他組織。三者在環保事業中各司其職,相互促進,共同推動環保事業的發展。在埃克森?瓦德茲號油輪污染案中,有關法律為這三方主體的良性互動提供了充分的制度保障,使得在污染事件發生后,聯邦和州政府能夠迅速行動起來,及時處理;公司能夠依法認罪服罰;社會能夠對政府和公司的作為給予有力的監督。正是因為有法律的充分保障,此案最終得到各方,包括代表海洋生態價值的政府,都接受的圓滿解決。

其次,要完善我國海洋生態損害賠償的法律救濟機制。

第一,應明確海洋生態損害賠償提出程序。我國《海洋環境保護法》第九十條規定,“造成海洋環境污染損害的責任者,應當排除危害,并賠償損失。對破壞海洋生態、海洋水產資源、海洋保護區,給國家造成重大損失的,由依照本法規定行使海洋環境監督管理權的部門代表國家對責任者提出損害賠償要求。”該條規定確認了政府有權提起海洋生態損害賠償的訴訟,責任者應當承擔法律責任。但目前我國法律對政府如何提出海洋生態損害賠償,包括什么時候提出索賠、提出多少索賠額,能否達成和解解決等具體問題法律未明確規定,導致在實踐中政府行動緩慢,責任者避閃。

第二,應注意運用庭前和解。庭前和解就是法庭的主持下,由政府與責任者就生態損害達成和解協議并經法庭批準該協議的處理爭議方式。換句話說,即法院除了可以通過對責任者進行判決外,還可以通過政府與責任者達成和解協議方式,迅速解決海洋生態環境資源損害賠償救濟問題。和解協議有利于提高效率,盡快解決海洋生態損害賠償問題。但法院應審查這種和解協議是否對生態環境恢復不利,是否以犧牲環境為代價。

第三,應注重和解協議執行機構的建立。在雙方達成和解協議后,應成立一個由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派代表組成一個委員會來負責監督和解協議中資金運作,保證和解協議的執行及保證賠償資金用于海洋生態環境資源損害的恢復。這樣有利于建立實現海洋生態損害恢復的長效機制。因此,可以在《海洋環境保護法》等相關法律中增加針對海洋環境資源生態損害賠償的政府與與責任者的和解協議條款及機構執行條款。

再次,完善人身財產損害賠償的救濟機制。包括完善訴訟程序,便利原告迅速起訴和建立懲罰性賠償制度。

第一,完善訴訟程序,便利原告迅速起訴。一是完善共同訴訟制度。同一環境污染的受害者可對污染者提起共同訴訟。由于海洋原油泄漏事件危害波及范圍很廣,涉及眾多海洋沿岸的居民和和公司企業的人身損害和財產損失,必然將導致很多訴訟。例如,埃克森號原油泄漏事故引發民事法律訴訟330多起。那么,法律如何通過合理的司法程序和訴訟制度設計來實現既保障原油泄漏事件受害人的合法訴訟權利,又可以節約司法資源。這也是原油泄漏事件人身財產損害賠償機制應該面臨的問題。從該事件我們得到的啟發是可以通過共同訴訟制度來解決海洋原油泄漏事件的損害賠償機制。其實,我國環境保護類法律有類似條款,如《水污染防治法》就規定了共同訴訟。其第八十八條規定。該條規定因水污染受到損害的當事人人數眾多的,可以依法由當事人推選代表人進行共同訴訟。作為解決海洋環境保護問題的《海洋環境保護法》可以借鑒該規定,增設一個共同訴訟條款,即海洋污染受到損害的當事人人數眾多的,可以依法由當事人推選代表人進行共同訴訟。二是便利原告提起訴訟,法院應依法受理案件。由于海洋石油環境污染損害認定原因復雜和鑒定所需時間長,因此,為及時給原告提供司法救濟,只要原告符合《民事訴訟法》第一百零八條規定的起訴條件,法院就應當受理,不能以各種理由不受理。

第二,建立懲罰性損害賠償制度。我國法律除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之外,在其他法律中并未規定懲罰性損害賠償金。但筆者認為在海洋環境保護領域引入懲罰性損害賠償制度是必要的。因為海洋原油泄漏事件危害巨大,如果對這類事件不采取嚴厲的懲罰,必然容易使一些公司企業對海洋環境保護掉以輕心,釀成大禍。而且事實表明懲罰性賠償的實施效果很好。埃克森公司自埃克森?瓦德茲海難后再未出現任何類似事件。因此,建議在《海洋環境保護法》等相關法律中規定懲罰性賠償條款。

最后,嚴格追究污染海洋環境資源犯罪者的刑事責任。我國在立法上非常重視對破壞環境資源犯罪的懲治。我國1997年刑法第六章第六節專門規定了破壞環境資源保護罪,并且第三百八十三條規定了重大環境污染事故罪。《海洋環境保護法》第九十一條規定,對造成重大海洋環境污染事故,致使公私財產遭受重大損失或者人身傷亡嚴重后果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2006年最高人民法院出臺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污染刑事案件具體應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進一步明確了破壞環境資源犯罪的具體情形的認定。同時,我國刑法在關于重大環境污染事故罪等破壞環境資源犯罪中專門規定了單位犯罪,單位犯罪實現兩罰制(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這些規定都為打擊破壞環境資源犯罪,懲治包括直接責任人、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責任人員在內的自然人和公司企業等單位的犯罪行為,提供了法律依據。但是,在司法實踐中,我國對實施破壞環境資源的犯罪行為的個人與單位的打擊力度不夠。有數據統計,從1997年到2008年,十年時間里,全國被追究重大環境污染事故罪的案件僅29起左右。而對海洋污染事件刑事責任的追究,就更少。從埃克森?瓦德茲號原油泄漏事件中船長和公司的刑事責任承擔上,我們看到對于污染海洋環境資源的行為,不僅要追究民事賠償責任,更要追究刑事責任。特別是對公司單位的刑事責任上,要科以高額罰金。只有這樣才能對污染海洋環境資源的行為起到懲治與預防的作用,進而使大家都重視海洋生態環境資源的保護。


【關閉】 【打印】 【糾錯】  [責任編輯:宣海林]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審判雜志社,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和使用。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本網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審判雜志社”。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問題需要同中國審判雜志社聯系的,請于文章發布后的30日內進行。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隱私政策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不良信息舉報  |  投稿信箱  

關注《中國審判》
Copyright ? 2012-2020 www.anlxz.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編:100745 聯系電話:010-67550570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交民巷27號
《中國審判》雜志社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51393號-1
江西快3走势图
体彩七位数综合走势图 广西棋牌下载安装 河北快3开奖查询结果 秒速飞艇精准选号计划 蚂蚁配资 辽宁11选5预测 北京赛车pk10登录平台 天才麻将少女全国篇 福彩p62最新开奖 股票配资平台正规 近期股票走势 棋牌游戏信誉 广西快3遗漏统计 快乐彩老11选5开奖 重庆快乐10分 大唐盛世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