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 在線投稿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2020-05-25
星期一
 當前位置:首頁 >> 案件 >> 案件報道 >> 正文
網絡傳銷創富“神話”破滅記
時間:2019-08-29 09:09:00    作者:任澤英 于思瑋    來源:中國審判網

03.jpg

吸收會員7.6萬人,吸納傳銷資金2.8億元人民幣,宣稱投資1萬元可獲利1000萬元……

日前,山東省煙臺市芝罘區人民法院公開宣判了一起組織、領導傳銷活動案。被告人張強、張麗、陳晨、劉莉莉、Thomas(馬來西亞籍)5人犯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至七年不等,并處罰金十萬元至一百萬元人民幣不等;同時,對涉案贓款均予以沒收,上繳國庫。至此,一個發放虛擬數字貨幣的網絡傳銷創富“神話”真正破滅了。

從砭石吊墜到保健品

屢次試水網絡傳銷

張強自幼在煙臺讀書,學歷是初中文化水平。2014年3月,張強在北京經營智能商用Wi-Fi業務,并注冊了北京聯盟天下網科技有限公司,由其擔任董事長。然而,該公司在成立之后的幾個月內,并未接到任何業務訂單。2015年8月,張強將該公司遷至煙臺,并成立了煙臺聯企盟商網絡科技有限公司,對外統稱“聯盟天下網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聯盟天下公司”)。聯盟天下公司在一個工業園區內租用了一棟5層樓房,作為辦公地點,并聘用了員工30余人。

回到煙臺后,張強想到通過網絡傳銷的模式來牟利。于是,他借鑒了其他傳銷組織的架構方式,雇用了數名網絡編程人員,編制了一套“百元紅包”系統,進而開展網絡傳銷活動。張強以10元人民幣的單價購進了一批砭石吊墜,并對外聲稱這些吊墜具有保健功能,進而以120元人民幣的單價向下線人員銷售吊墜。作為發起人,張強成為了一級銷售,并發展了3名下線人員。此后,每名下線人員又各自發展了3名下一級下線人員。通過這種“三三模式”,該公司不斷向下發展下線人員。銷售每個吊墜所獲的120元中,20元作為貨款,直接交給該公司;100元作為提成,直接交給上線人員。每名上線人員在收到3名下線人員交來的300元后,自己可以從中留下180元,然后將其余120元交給自己的上線人員。

該公司以這種傳銷方式經營了大約5個月之后,達到了5萬人左右的規模。2015年底,張強認為,通過這種方式難以達到牟利目的。于是,他便從傳銷砭石吊墜轉為傳銷名為“生命源”的保健品。該保健品的進價為每件100元,后以每件660元的標價銷售給下線人員。在傳銷保健品的過程中,張強將原來的“三三模式”改為了每名上線人員發展兩名下線人員的模式,并將提成方式改為“只要下線人員銷售成功,上線人員就有提成”。

在整個傳銷過程中,聯盟天下公司收到的所有款項均先匯入張強的個人賬戶中。然后,張強會按照不同層級及下線人員的銷售額來發放提成款項。在這種傳銷模式下,張強又發展了大約1萬名下線人員,獲利約300萬元。

轉戰虛擬數字貨幣

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

2016年9月,經朋友介紹,張強認識了王全興。王全興自稱是某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董事會主席,計劃成立“中國數字貨幣研究所”。王全興告訴張強,“中國數字貨幣研究所”項目經過了國家批準,獲得了發行網絡數字貨幣的國家許可。得知這些信息后,張強有些心動。王全興充滿激情的介紹和宣傳,讓張強深信了這其中蘊含的無限商機。于是,張強決定和王全興共同開展“中國數字貨幣研究所”項目。

王全興告訴張強,這個項目分為5個等級。如果要加入項目,需要先交納一筆投資費用,費用額度是200萬元至500萬元。“你如果交納較高級別的投資費用,就可以得到印有‘中國數字貨幣研究所理事單位’和‘中國數字貨幣研究所副所長單位’字樣的牌匾。”王全興對張強說。

張強認為,這一項目具有良好的發展前景。于是,他決定進行最高級別的投資。隨后,張強與王全興簽訂了合同,并向王全興指定的私人賬戶轉賬了20萬元,用作保證金。2016年11月16日,“中國數字貨幣研究所”成立。10余家企業成為了該機構的“副所長單位”,其中包括張強的聯盟天下公司。此后,張強對這一項目的發展前景更加充滿信心,又向王全興交納了20萬元。

發行“聯盟票”

宣稱投一萬元收1000萬元

得到授權之后,張強便開始通過聯盟天下公司來發行虛擬數字貨幣“聯盟票”。在運行過程中,張強將此前通過多年傳銷活動積累的下線人員“悉數搬來”,企圖打造一個以傳銷組織為實質的購物網站。

張強將其創建的購物網站命名為“櫻桃商城”,并于2017年1月初正式上線運營。該購物網站看似是一個可以購買各類生活用品的線上平臺,但其真正的核心業務卻是銷售“聯盟票”。張強對外宣稱,“聯盟票”的原始票價是每枚1元,限量發行9666萬枚,并“只漲不跌”。按照張強的說法,“聯盟票”的票價每天可以上漲0.1元,待其單價上漲到10元之后,每天可以上漲1元。越早、越多購買,將來的收益也就越大。

事實上,這些看似每天都在上漲的數字背后,均有人在后臺進行控制。按照張強制定的漲價計劃,投資一萬元的“聯盟票”,3個月后可獲利10萬元,6個月后可獲利100萬元。一年后,投資者最初的一萬元就會變成1000萬元。但是,這1000萬元的獲利卻“看得見、摸不著”。因為,投資者如果要提現,就需要拉入新會員。投資者在將“聯盟票”出售給新會員之后,才能進入提現過程的下一環節。

按照張強制定的模式,想要成為新會員,必須經由現會員介紹。新會員可以通過自己充值或從其他會員處購買來獲得“聯盟票”。起初,投資“聯盟票”的會員分為3個級別,即招商員、招商主任、招商經理,投資金額分別為1200元、6000元、1.2萬元。后來,王全興認為,上述金額設置難以適應項目快速發展的要求。于是,張強在原有金額設置的基礎上,增加了2.4萬元、4.8萬元、9.6萬元這3個級別。

在通過銷售“聯盟票”獲利之后,張強又陸續向王全興轉賬共940余萬元,用于支付王全興授予聯盟天下公司發行數字貨幣資質的費用。然而,直到2017年7月案發時,張強始終未從王全興處獲得國家有關部門的審批資質證明。

搭建虛擬網絡交易大廳

形成循環運作模式

“櫻桃商城”的會員分為兩類。其中,一類會員專門進行消費活動,可以在該網絡商城購物,但需要先把錢存入其在該網絡商城的個人賬戶,進而按照1:1的比例轉換成“金幣”。“金幣”可以在會員升級、購物或提現時使用。會員每消費一筆“金幣”,公司便向會員返利30%的“聯盟票”認購券,會員推薦人可按相應比例獲得提成。另一類會員專門進行“聯盟票”交易,以購買“保溫水杯”的名義投資入會。入會后,此類會員可分別獲得價值投資額50%的“聯盟票”和價值投資額50%的認購劵,會員推薦人可根據相應級別獲得提成。

與此同時,張強在網絡上建立了一個類似股市交易大廳的虛擬交易大廳。“聯盟票”認購劵便是在虛擬交易大廳購買“聯盟票”的憑證。如果有會員在虛擬交易大廳拋售“聯盟票”,其他會員可以通過認購劵購買;如果會員想將自己的“聯盟票”提現,首先要將“聯盟票”在虛擬交易大廳內賣出,轉換成“金幣”;然后,再將“金幣”提交給聯盟天下公司,從而完成提現。

但事實上,“聯盟票”并不能一次性100%轉出并提現。會員在出售了“聯盟票”之后,將被扣除一筆手續費,金額是售價的1%。然后,會員將得到售價30%的“櫻桃花”和售價69%的提現金額,即“金幣”。其中,“櫻桃花”只能在“櫻桃商城”內用于購買商品。在使用“櫻桃花”購買商品之后,會員將再次得到一定數額的“聯盟票”認購券,用于在虛擬交易大廳內買賣“聯盟票”。同時,會員得到的“金幣”也并不能全部提現。會員每天的最高提現額為一萬元,且必須經過聯盟天下公司審核。按照這種模式,會員買賣“聯盟票”的行為實現了循環運作,形成了一個交易閉環。

“從表面上看,會員似乎有所獲利。”辦案民警說,“但事實上,會員的資金是以‘金幣’的形式被掛在自己的商城賬戶上。該公司對真正的提現,限制得非常嚴格。”

講師四處授課宣講

吸收會員層層獲利

除了“聯盟天下公司董事長”以外,張強還自稱是“全國工商聯客座教授”“中國西部促進會副會長”等。同時,張強還成立了國際商學院和聯盟天下商學院。后者下設市場部、培訓部等,由院長陳晨負責管理。

陳晨是山東高密人,早在張強銷售砭石吊墜時期便加入了聯盟天下公司,并和聯盟天下公司工作人員劉莉莉一起負責高密地區的銷售工作。張強轉戰“聯盟票”后,陳晨被任命為聯盟天下商學院院長,劉莉莉被任命為聯盟天下商學院市場部部長。與此同時,國際商學院則由Thomas負責。Thomas于2017年加入聯盟天下公司,負責協助張強開發國際市場,特別是馬來西亞及東南亞一帶的市場。

張強在將聯盟天下公司的網絡平臺、運營模式、組織架構等搭建完成之后,開始以該公司之名大肆招募會員。為了吸引更多的會員來購買“聯盟票”,該公司制定了詳細的獎勵計劃,實行層層獎勵機制。

為了吸引更多的會員加入,聯盟天下商學院的講師通過發布電子書、召開現場見面會、舉辦講座等方式,在線上線下進行公司業務宣講。此外,聯盟天下公司還在各地搭建了服務中心,具體負責當地的業務發展。2017年1至7月,聯盟天下公司在全國陸續成立了30多個服務中心。

做慈善、拍電影、掛牌敲鐘

“空殼公司”披上華麗外衣

通過拉人頭、高額提成等方式,聯盟天下公司在7個月時間內,共吸納了7.6萬名會員,并聚斂了巨額資金。在這些資金的支持下,張強開始瘋狂地進行自我包裝。他先后成立了7家網絡科技公司和商務有限公司,自任董事長、CEO,并打出了公益慈善的旗號。

公益慈善是張強的主要資金流向之一。他熱衷于向一些民間組織捐款,收獲了一塊塊牌匾。辦案過程中,經偵民警在張強的辦公樓內搜出了30多塊牌匾和各類證書。其中,包括“中國十大創新人物”“中國經濟研究會常務理事”等無從探究來源的榮譽稱號。

同時,張強還籌劃拍攝了一部以其姓名命名的電影,主要講述其“草根創業”的人生經歷。除了重視個人形象包裝以外,張強也十分重視公司的對外形象。早在2015年6月,北京聯盟天下網科技有限公司便在上海股權托管交易中心掛牌敲鐘。這也成為了張強在日后進行招搖撞騙時的談資。

花錢買面子、買名聲,張強的目的是讓更多的人相信,通過購買“聯盟票”,可以實現一萬元變成1000萬元的夢想。然而,股權獎勵、上市交易、千萬夢想……這一切都是張強開出的空頭支票,虛幻的創富“神話”終究會迎來破滅的一天。

創富“神話”一夕破滅

5名組織者終獲刑責

2017年7月,山東煙臺警方一舉摧毀了“聯盟天下”網絡傳銷組織,并相繼在北京、煙臺兩地將張強、陳晨等人抓捕歸案。2019年6月28日,山東省煙臺市芝罘區人民法院對該案進行了公開宣判。

法院經審理查明,2016年11月起,張強以聯盟天下公司的名義對外發行虛擬數字貨幣“聯盟票”。2017年1月,聯盟天下公司正式對外發行“聯盟票”,發行價格為每枚一元。該公司對外宣稱,“聯盟票”只漲不跌,并通過人為操控,將其價格壘高。期間,被告人張麗任該公司的總經理,負責公司財務、員工招聘、工資發放等事務;被告人陳晨、劉莉莉分別以聯盟天下商學院院長、市場部部長的身份,通過召開現場發布會和在線宣講等方式,對外講解“聯盟票”的運營模式;被告人Thomas任該公司的國際副總裁,負責對外宣傳、培訓講課等業務。

直至2017年7月案發時,聯盟天下公司共發展了大約7.6萬名會員,且會員級別達到3層及以上,范圍涉及山東、廣東等多個省份。“聯盟票”的價格已升至每枚54元。張強等5人通過組織、領導傳銷活動,吸收資金金額達2.8億余元。

法院認為,張強等5人以發行虛擬數字貨幣為名,要求參加者交納費用,以獲得加入資格,并按一定順序組成層級。張強等5人以發展人員的數量及購買“聯盟票”的數額作為提成依據,引誘參加者繼續發展他人參加,騙取財物,擾亂經濟秩序,其行為已構成組織、領導傳銷活動罪。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規定,張強等5人分別被判處有期徒刑三年至七年不等,并處罰金十萬元至一百萬元人民幣不等,同時對涉案贓款均予以沒收,上繳國庫。

此外,截至發稿時,公安機關已對王全興進行立案偵查。本刊將持續關注案件進展。

(注:文中人物姓名均為化名)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審判雜志社,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和使用。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本網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審判雜志社”。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問題需要同中國審判雜志社聯系的,請于文章發布后的30日內進行。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隱私政策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不良信息舉報  |  投稿信箱  

關注《中國審判》
Copyright ? 2012-2020 www.anlxz.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編:100745 聯系電話:010-67550570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交民巷27號
《中國審判》雜志社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51393號-1
江西快3走势图
奇游李逵劈鱼 山西快乐10分下载 体彩河北排列5历史开奖号码 理财投资软件排行榜 理财者股票论坛 体彩环岛赛技术打法 打血流麻将高端技巧 最新财神捕鱼游戏 850旧版下载 辽宁快乐12开奖查询 pk10开奖ds 智利甲级联赛积分榜 最准的特马网站 免费1 辉煌棋牌怎么找不到了 青海十一选五昨天开奖结果 淘股吧股票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