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 在線投稿 | 加入收藏 | 設為首頁
2020-05-30
星期六
 當前位置:首頁 >> 視點 >> 簡訊 >> 正文
兩高發布辦理幫助信息網絡犯罪等刑案司解、典型案例
時間:2019-11-04 09:36:15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新聞發布會


  時       間:2019年10月25日(星期五)9:30

  地       點:最高人民法院全媒體新聞發布廳

  主  持  人:最高人民法院新聞發言人  李廣宇

  出席嘉賓: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姜啟波

  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   缐   杰

  公安部網絡安全保衛局巡視員、副局長  張宏業

  發布內容:發布《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并回答記者提問。



20191025101332_89471.jpg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   姜啟波

(2019年10月25日)


  各位記者:


  大家好!現在我向各位通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以下簡稱《解釋》)的有關情況。


  一、《解釋》的制定背景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就沒有經濟社會穩定運行,廣大人民群眾利益也難以得到保障。”黨的十九大提出要“建立網絡綜合治理體系,營造清朗的網絡空間”。近年來,網絡犯罪呈上升趨勢,各種傳統犯罪日益向互聯網遷移,網絡犯罪呈高發多發態勢,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社會秩序和人民群眾合法權益。為進一步嚴懲網絡犯罪,維護正常網絡秩序,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增設了刑法第二百八十六條之一和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之二,規定了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刑法修正案(九)》施行以來,各級公檢法機關依據修改后的刑法規定,嚴厲懲處網絡犯罪。截至2019年9月,全國法院共審理相關網絡犯罪案件260件,判決473人。其中,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刑事案件159件、223人,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刑事案件98件、247人。


  依法嚴懲網絡犯罪,切實維護網絡安全,對于維護國家安全、社會秩序和人民群眾合法權益,發揮了重要作用。但是,在查辦案件過程中,有意見反映,《刑法修正案(九)》新增相關網絡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較為原則,不易把握;另有一些法律適用問題存在認識分歧,影響了案件辦理。鑒此,為保障法律正確、統一適用,依法嚴厲懲治、有效防范網絡犯罪,最高人民法院會同最高人民檢察院,在公安部等有關部門的大力支持下,經深入調查研究、廣泛征求意見、反復論證完善,制定了本《解釋》,對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和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和有關法律適用問題作了全面、系統的規定。


  習近平總書記指出:“網絡空間是億萬民眾共同的精神家園。”嚴懲網絡犯罪,維護網絡安全,事關億萬人民群眾的切身利益。制定本《解釋》,是人民法院、人民檢察院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充分發揮刑事司法職能,積極回應人民群眾關切,加大對涉民生犯罪懲治力度的一項重要舉措。《解釋》的公布施行,為嚴懲網絡犯罪、維護正常網絡秩序,營造風清氣正的網絡空間提供了更為有力的法治保障,必將促進億萬人民在共享互聯網發展成果上有更多的安全感、獲得感、幸福感。


  二、《解釋》的主要內容


  《解釋》共十九條,主要包括以下十個方面的內容:


  (一)明確了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的主體范圍。網絡服務提供者切實履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是維護網絡安全的前提和基礎。根據刑法規定,網絡服務提供者拒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經監管部門責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情節嚴重的,構成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解釋》進一步明確了“網絡服務提供者”的范圍,即包括提供下列服務的單位和個人:(1)網絡接入、域名注冊解析等信息網絡接入、計算、存儲、傳輸服務;(2)信息發布、搜索引擎、即時通訊、網絡支付、網絡預約、網絡購物、網絡游戲、網絡直播、網站建設、安全防護、廣告推廣、應用商店等信息網絡應用服務;(3)利用信息網絡提供的電子政務、通信、能源、交通、水利、金融、教育、醫療等公共服務。


  (二)明確了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的前提要件。根據刑法規定,構成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以“經政府有關部門責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作為前提要件。根據司法實踐的情況,《解釋》進一步明確 “監管部門責令采取改正措施”,是指網信、電信、公安等依照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承擔信息網絡安全監管職責的部門,以責令整改通知書或者其他文書形式,責令網絡服務提供者采取改正措施。認定“經監管部門責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應當綜合考慮監管部門責令改正是否具有法律、行政法規依據,改正措施及期限要求是否明確、合理,網絡服務提供者是否具有按照要求采取改正措施的能力等因素進行判斷。


  (三)明確了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的入罪標準。根據刑法規定,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經監管部門責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有嚴重情節的,構成犯罪。為統一司法適用,《解釋》根據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的不同情形,對其入罪標準作了明確:(1)致使違法信息大量傳播的,具體從違法信息數量、傳播范圍等方面加以判斷;(2)致使用戶信息泄露,造成嚴重后果的,具體從泄露的用戶信息數量、后果嚴重程度等方面加以判斷;(3)致使刑事案件證據滅失,情節嚴重的,具體從相關證據所涉案件重要程度、造成證據滅失的次數、對刑事訴訟程序的影響等方面加以判斷;(4)有其他嚴重情節的,具體從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的重要程度、前科情況、造成后果等方面加以判斷。


  (四)明確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的客觀行為方式。根據刑法規定,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在客觀方面表現為三種行為方式:(1)設立用于實施詐騙、傳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銷售違禁物品、管制物品等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通訊群組的;(2)發布有關制作或者銷售毒品、槍支、淫穢物品等違禁物品、管制物品或者其他違法犯罪信息的;(3)為實施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發布信息的。針對司法實踐反映的問題,《解釋》進一步明確:刑法規定的“違法犯罪”,包括犯罪行為和屬于刑法分則規定的行為類型但尚未構成犯罪的違法行為;以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為目的而設立或者設立后主要用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通訊群組,應當認定為刑法規定的“用于實施詐騙、傳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銷售違禁物品、管制物品等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通訊群組”;利用信息網絡提供信息的鏈接、截屏、二維碼、訪問賬號密碼及其他指引訪問服務的,應當認定為刑法規定的“發布信息”。


  (五)明確了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的入罪標準。根據刑法規定,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以“情節嚴重”作為入罪要件。根據司法實踐中的具體情況,《解釋》主要從如下幾個方面明確了“情節嚴重”的認定標準:一是設立網站、通訊群組、發布信息的數量。《解釋》規定,假冒國家機關、金融機構名義,設立用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的,設立用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數量達到三個以上或者注冊賬號數累計達到二千以上的,設立用于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的通訊群組,數量達到五個以上或者群組成員賬號數累計達到一千以上的,或者發布有關違法犯罪的信息或者為實施違法犯罪活動發布信息,達到相應標準的,屬于“情節嚴重”。二是違法所得數額。《解釋》規定,違法所得一萬元以上的,屬于“情節嚴重”。三是前科情況。《解釋》規定,二年內曾因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危害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受過行政處罰,又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的,屬于“情節嚴重”。


  (六)明確了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的主觀明知推定規則。根據刑法規定,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要求行為人主觀方面“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根據司法實踐的情況,《解釋》總結并明確了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主觀明知的推定情形,即為他人實施犯罪提供技術支持或者幫助,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認定行為人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但是有相反證據的除外:(1)經監管部門告知后仍然實施有關行為的;(2)接到舉報后不履行法定管理職責的;(3)交易價格或者方式明顯異常的;(4)提供專門用于違法犯罪的程序、工具或者其他技術支持、幫助的;(5)頻繁采用隱蔽上網、加密通信、銷毀數據等措施或者使用虛假身份,逃避監管或者規避調查的;(6)為他人逃避監管或者規避調查提供技術支持、幫助的;(7)其他足以認定行為人明知的情形。


  (七)明確了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的入罪標準。根據刑法規定,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以“情節嚴重”作為入罪要件。根據司法實踐中的具體情況,《解釋》明確了“情節嚴重”的認定標準,即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具有下列情形之一,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1)為三個以上對象提供幫助的;(2)支付結算金額二十萬元以上的;(3)以投放廣告等方式提供資金五萬元以上的;(4)違法所得一萬元以上的;(5)二年內曾因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危害計算機信息系統安全受過行政處罰,又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的;(6)被幫助對象實施的犯罪造成嚴重后果的;(7)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此外,確因客觀條件限制無法查證被幫助對象是否達到犯罪的程度,但相關數額總計達到前述標準五倍以上,或者造成特別嚴重后果的,應當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追究行為人的刑事責任。


  (八)明確了單位實施相關網絡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根據刑法規定,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的主體均可以是單位。為嚴懲單位實施的相關網絡犯罪活動,《解釋》規定:“單位實施本解釋規定的犯罪的,依照本解釋規定的相應自然人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定罪處罰,并對單位判處罰金。”


  (九)明確了相關網絡犯罪的職業禁止和禁止令適用規則。刑法規定,因利用職業便利實施犯罪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和預防再犯罪的需要,禁止其自刑罰執行完畢之日或者假釋之日起從事相關職業,期限為三年至五年;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同時禁止犯罪分子在執行期間從事特定活動。鑒于網絡犯罪相當程度存在再犯現象,不少罪犯“重操舊業”的現實情況,《解釋》專門規定對拒不履行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非法利用信息網絡、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的罪犯可以依法宣告職業禁止和禁止令,即“對于實施本解釋規定的犯罪被判處刑罰的,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和預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宣告職業禁止;被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可以根據犯罪情況,依法宣告禁止令。”


  (十)明確了相關網絡犯罪的罰金刑適用規則。網絡犯罪具有明顯的牟利性,行為人實施該類犯罪主要是為了牟取非法利益。因此,有必要加大財產刑的適用力度,讓行為人在經濟上得不償失,進而剝奪其再次實施此類犯罪的經濟能力。基于此,《解釋》規定:“對于實施本解釋規定的犯罪的,應當綜合考慮犯罪的危害程度、違法所得數額以及被告人的前科情況、認罪悔罪態度等,依法判處罰金。”


  我要向大家通報的情況就這些。謝謝大家。


  附件:


  刑法相關規定


  第二百八十六條之一 【拒不提供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罪】 網絡服務提供者不履行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信息網絡安全管理義務,經監管部門責令采取改正措施而拒不改正,有下列情形之一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一)致使違法信息大量傳播的;


  (二)致使用戶信息泄露,造成嚴重后果的;


  (三)致使刑事案件證據滅失,情節嚴重的;


  (四)有其他嚴重情節的。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前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 【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利用信息網絡實施下列行為之一,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一)設立用于實施詐騙、傳授犯罪方法、制作或者銷售違禁物品、管制物品等違法犯罪活動的網站、通訊群組的;


  (二)發布有關制作或者銷售毒品、槍支、淫穢物品等違禁物品、管制物品或者其他違法犯罪信息的;


  (三)為實施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發布信息的。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二 【幫助信息網絡活動罪】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互聯網接入、服務器托管、網絡存儲、通訊傳輸等技術支持,或者提供廣告推廣、支付結算等幫助,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


  單位犯前款罪的,對單位判處罰金,并對其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照第一款的規定處罰。


  有前兩款行為,同時構成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典型案例


  目錄


  一、黃杰明、陶勝新等非法利用信息網絡案


  二、譚張羽、張源等非法利用信息網絡案


  三、趙瑞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


  四、侯博元、劉昱祈等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




  一、黃杰明、陶勝新等非法利用信息網絡案


  發布有關銷售管制物品的信息,情節嚴重的,構成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


  (一)基本案情


  2017年7月至2019年2月,被告人黃杰明使用昵稱為“刀劍閣”的微信,在朋友圈發布其拍攝的管制刀具圖片、視頻和文字信息合計12322條,用以銷售管制刀具,并從中非法獲利。被告人陶勝新、李孔祥、陶霖、曾俊杰在微信朋友圈發布從他人的微信朋友圈轉載的管制刀具圖片、視頻和文字信息,數量分別為6677條、16540條、15210條、5316條,用以銷售管制刀具,并從中非法獲利。


  2018年5月至7月,宋雨林(已判刑)先后三次通過微信聯系陶勝新,購買管制刀具。陶勝新通過微信與黃杰明聯系,由黃杰明直接發貨給宋雨林,被告人陶勝新從中賺取差價。宋雨林購得刀具后實施了故意傷害致人死亡的犯罪行為。黃杰明違法所得人民幣329元,陶勝新違法所得人民幣858元。


  (二)裁判結果


  江蘇省鹽城市濱海縣人民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黃杰明、陶勝新、李孔祥、曾俊杰、陶霖利用信息網絡,發布有關銷售管制物品的違法犯罪信息,其行為已構成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被告人黃杰明、陶勝新歸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構成坦白,且認罪認罰,依法可以從輕處罰。被告人李孔祥、曾俊杰、陶霖自動投案,如實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實,構成自首,且認罪認罰,依法可以從輕處罰。以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分別判處被告人黃杰明、陶勝新有期徒刑八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被告人李孔祥、曾俊杰、陶霖有期徒刑七個月,緩刑一年,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同時,禁止被告人李孔祥、曾俊杰、陶霖在緩刑考驗期內從事網絡銷售及相關活動。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二、譚張羽、張源等非法利用信息網絡案


  為實施詐騙活動發布信息,情節嚴重的,構成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


  (一)基本案情


  2016年12月,為獲取非法利益,被告人譚張羽、張源商定在網絡上從事為他人發送“刷單獲取傭金”的詐騙信息業務,即通過“阿里旺旺”向不特定的淘寶用戶發送信息,信息內容大致為“親,我是×××,最近庫存壓力比較大,請你來刷單,一單能賺10-30元,一天能賺幾百元,詳情加QQ×××,阿里旺旺不回復”。通常每100個人添加上述信息里的QQ號,譚張羽、張源即可從讓其發送信息的上家處獲取平均約5000元的費用。譚張羽、張源雇傭被告人秦秋發等具體負責發送詐騙信息。張源主要負責購買“阿里旺旺”賬號、軟件、租賃電腦服務器等;秦秋發主要負責招攬、聯系有發送詐騙信息需求的上家、接收上家支付的費用及帶領其他人發送詐騙信息。


  2016年12月至2017年3月,譚張羽、張源通過上述方式共非法獲利約人民幣80余萬元,秦秋發在此期間以“工資”的形式非法獲利人民幣約2萬元。被害人王某甲、洪某因添加譚張羽、張源等人組織發送的詐騙信息中的QQ號,后分別被騙31000元和30049元。


  (二)裁判結果


  江蘇省宿遷市沭陽縣人民法院一審判決、宿遷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認為:被告人譚張羽、張源、秦秋發以非法獲利為目的,通過信息網絡發送刷單詐騙信息,其行為本質上屬于詐騙犯罪預備,構成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雖然本案中并無證據證實具體實施詐騙的行為人歸案并受到刑事追究,但不影響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的成立。譚張羽、張源、秦秋發共同實施故意犯罪,系共同犯罪。在共同犯罪中,譚張羽、張源起主要作用,均系主犯;秦秋發起次要作用,屬從犯,依法予以從輕處罰。綜合考慮各被告人歸案后如實供述罪行以及譚張羽、張源賠償部分受害人經濟損失的情節,以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判處被告人張源有期徒刑二年一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十萬元;被告人譚張羽有期徒刑一年十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八萬元;被告人秦秋發有期徒刑一年四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萬元。


  三、趙瑞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


  為他人實施信息網絡犯罪提供支付結算幫助,情節嚴重的,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


  (一)基本案情


  被告人趙瑞經營的網絡科技有限公司的主營業務為第三方支付公司網絡支付接口代理。趙瑞在明知申請支付接口需要提供商戶營業執照、法人身份證等五證信息和網絡商城備案域名,且明知非法代理的網絡支付接口可能被用于犯罪資金走賬和洗錢的情況下,仍通過事先購買的企業五證信息和假域名備案在第三方公司申請支付賬號,以每個賬號收取2000至3500元不等的接口費將賬號賣給他人,并收取該賬號入金金額千分之三左右的分潤。


  2016年11月17日,被害人趙某被騙600萬元。其中,被騙資金50萬元經他人賬戶后轉入在第三方某股份有限公司開戶的某貿易有限公司商戶賬號內流轉,該商戶賬號由趙瑞通過上述方式代理。


  (二)裁判結果


  浙江省義烏市人民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趙瑞明知他人利用信息網絡實施犯罪,為其犯罪提供支付結算的幫助,其行為已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被告人趙瑞到案后如實供述自己的罪行,依法可以從輕處罰。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判處被告人趙瑞有期徒刑七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三千元。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四、侯博元、劉昱祈等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案


  為他人實施信息網絡犯罪提供開辦銀行卡幫助,情節嚴重的,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


  (一)基本案情


  2018年5月28日,被告人侯博元、劉昱祈在臺灣地區受人指派,帶領被告人劉育民、蔡宇彥等進入大陸到銀行辦理銀行卡,用于電信網絡詐騙等違法犯罪活動。劉育民、蔡宇彥明知開辦的銀行卡可能用于電信網絡詐騙等犯罪活動,但為了高額回報,依然積極參加。當日下午,抵達杭州機場,后乘坐高鐵來到金華市區并入住酒店。當晚,侯博元、劉昱祈告知其他人辦理銀行卡時謊稱系來大陸投資,并交代了注意事項及具體操作細節。5月29日上午,在金華多家銀行網點共開辦了12張銀行卡,并開通網銀功能。


  另,2018年5月14日至18日,被告人侯博元、劉昱祈以同樣的方式在金華市區義烏兩地辦理銀行卡,并帶回臺灣地區。


  (二)裁判結果


  浙江省金華市婺城區人民法院判決認為:被告人侯博元、劉昱祈、蔡宇彥、劉育民明知開辦的銀行卡可能用于實施電信網絡詐騙等犯罪行為,仍幫助到大陸開辦銀行卡,情節嚴重,其行為均已構成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以幫助信息網絡犯罪活動罪判處被告人侯博元、劉昱祈有期徒刑一年二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一萬元;被告人蔡宇彥、劉育民有期徒刑九個月,并處罰金人民幣五千元。該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注明“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審判雜志社,未經本網書面授權不得轉載、摘編和使用。已經本網書面授權使用本網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審判雜志社”。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審判雜志社)”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其他媒體如需轉載,請與稿件來源方聯系,如產生任何問題與本網無關。
③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問題需要同中國審判雜志社聯系的,請于文章發布后的30日內進行。
 
關于我們  |  聯系我們  |  隱私政策  |  網站地圖  |  意見反饋  |  不良信息舉報  |  投稿信箱  

關注《中國審判》
Copyright ? 2012-2020 www.anlxz.club All Rights Reserved.
郵編:100745 聯系電話:010-67550570 雜志社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東交民巷27號
《中國審判》雜志社 版權所有 京ICP備13051393號-1
江西快3走势图
德国足球甲级联赛直 2018历史开奖记 湖北11选5最新开奖 大地网投app下载 助赢北京快乐8计划软件 四川巴蜀麻将 吉林11选5推荐 棋牌娱乐官网 3d走势图试机号开 2019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日乙级联赛积分榜 海洋之星之花花世界单机版 2018好玩的棋牌游戏 青海十一选五店主亏本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 大地棋牌官网首页